联系我们

《刺梨花开——为一朵花树碑立传》 刺梨花含苞待放。 我知道接下来 它会吐出处女一样的红,这是女人们 最爱的圣经。 白里透红,是一本青春书的扉页 有人在这里签上羞怯、爱和

 
企业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宠物酒店 > 正文
刺梨花开——为一朵花树碑立传

刺梨花开——为一朵花树碑立传

  《刺梨花开——为一朵花树碑立传》  刺梨花含苞待放。

我知道接下来  它会吐出处女一样的红,这是女人们  最爱的圣经。

白里透红,是一本青春书的扉页  有人在这里签上羞怯、爱和梦想  还有人签上他的感叹  “所有的人生,我独爱这一种”  它随时准备洁白,雷同人世间的  誓言、嫁衣、宗教和偶尔的小幸福,花如雪  要不了几天,阳光、蜜蜂、游人都与它相亲相爱  一首赞美诗把它写到苍白。 尚在枝头的花  把仅有的香味、血色和灵魂,如数退还  一枚带刺的果,丑陋的遗腹子,将是它全部遗产  这些身后事,它尚不知晓,如同你不知晓  有人为你写下的墓志铭  “他身着白衫,已无法回到枝头”  一朵刺梨花含苞待放。 我在想花落之后  一朵花仰望自己的一生  只有腐烂的叶片,虫儿在唱安魂曲  2019年5月10日初稿,2019年5月25日定稿    。